......

【MEM】表白攻略

db-halfaheart:

*又名:情商低就需要一个优秀的恋爱顾问为你指点迷津。(bushi)


*私设Erica和Mark是好朋友。私心加Erica戏份,雷的gn请绕道x。


*我不会说这文卡了我三个星期……【烟】


*ooc我的,爱是他们的。宝贝们喜欢就给我红心蓝手留言好吗TUT(










春天到了,真好。






一通猝不及防的电话在Erica站在门口纠结着应该穿什么鞋子出门的时候打了过来,她看也没看就接起来,顺带着用脚拨弄出角落里一双高邦凉鞋,好配上自己宽松的衬衣和短裙。外面的好友催促着,车流声一瞬间几乎淹没过电话里的声音。


“你能过来一下吗?”


“What the f——Mark??”


年轻姑娘被骤然挤进耳朵里的问句吓得把手里的提包扔了出去,熟悉得神经质的语气,飞快的语速,问问题的时候永远理所应当好像他在念的是一个陈述句。Mark Zuckerberg.


“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好极了,现在已经是完全的肯定语气了。


“如果你大清早打电话给我又他妈只是为了谁谁谁的什么数据资料还要我冒着扣光学分的危险跑到档案室瞒过值班老头的话,我发誓,”Erica深吸一口气保持着镇定自若的语气,伸手把地板上的手提包抓起来,冲门外抱怨着的好友皱了皱眉。“我发誓,我会杀了你的,当着所有哈佛高层的面。”


“不。不是,Erica。”她的老友在电话那头说,听上去难得有点焦虑,好像他正在人满为患的地铁里试图挤出一条路来一样尴尬,又好像——她希望那只是她的错觉——还有一点百年一遇的不好意思。


“我是真的有事需要你帮忙。是其他事不是关于数据档案的。你能不能来一趟,到BU外面的冷饮店来?我在最靠窗的那个位置。”


门口的几个姑娘已经开始骂骂咧咧,Erica冲她们翻了个白眼,听着他一连串的单词一刻不间断的往外蹦,悲伤得想把手提包隔空砸到他脑袋上。


“Screw you Mark.”






“我想让你知道你毁掉了我这个春天以来第一次出去找帅哥的机会。”Erica坐在一片温暖的金色锡箔般的阳光里,阴沉的摆弄着咖啡杯里的小勺,搅碎了表层浮着的一层奶油。“所以如果你找我是为了什么特别无聊的事情的话,你就死定了。”


Mark穿着一百年不换的深绿色连帽衫,深色的卷发一看也是一百年没打理过,乱糟糟的支楞着,因为驼背,打在地板上的影子有点弓起来,看起来颓唐而不安。他神经质的抓住湿漉漉的红牛饮料罐,眼神飘忽,像在搜肠刮肚的寻找可以说出来的词汇。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点都不无聊。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真的。”


闻名整个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快速的说,好像稍微慢一点他就会忘记自己想说的话一样。Erica叹了口气,以惊天地泣鬼神的壮志猜测他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她本来应该穿着她精心挑选过的衣服在外面找帅哥,现在却只能让一家冷饮店里的屌丝收银员欣赏这一切。她和Mark认识了有差不多六七年,从中学时代开始就天天被他的奇葩性格刷新世界观下限。有时候她真佩服自己,能让Mark Zuckerberg拥有人生中也许是唯一一个女性朋友,好让他那看起来活像猎奇连续剧似的人生看起来更正常一点。


“说吧。我觉得我准备好了。”


Mark又神经兮兮的搓了搓手,似乎不太确定应该把双手搁在那里。


“你知不知道……”他艰难的说,好像那些词卡在他喉咙里了,成为了一大团结块。“你知不知道,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人以后该怎么做?”




哦,我的,天。




Erica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句子。




好吧是这样的,她是Mark身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而且他们认识有很长时间了,她可以说自己非常了解他——从好的到坏的方面都是。所以,她承认她也不是从来没有好奇过Zuckerberg先生的恋爱史,恋爱观,甚至择偶标准,毕竟你得知道,上高中那会儿当几乎全班所有人都在忙着找姑娘小伙共度美好青春的时候,Mark对(太过天真的)投怀送抱的小学妹一概不理,专心致志的爱着他的电脑编程事业。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他们上大学,据她所知,Mark还是没有谈过恋爱,找过姑娘——估计连个异性的手都没碰过吧。


然后,今天,他妈的Mark Zuckerberg突然在一个春天早晨跑大老远过来,只为了问她喜欢上一个人之后该怎么办。


Erica眨了眨眼,盯着这双面前紧张的蓝眼睛,感觉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


她记得自己那时候和室友打过赌,如果这辈子能有幸目睹Mark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她就包室友一周的伙食——反过来,室友就包她的伙食。


Erica当时还是对Mark抱着希望的——虽然挺渺茫的,大概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小点。


哦……现在开始长到手掌那么大了。




“你恋爱了?”她的语速也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快和急促,“你恋爱了是不是?For the sake of god Mark你谈恋爱了?!你有喜欢的人了?你他妈的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Mark有点惶恐的张了张嘴。“我……我需要确认一下。”


“哦上帝啊。”她呼出一口气,用手捂住脸。


“你是在开心还是在难过还是在……?”


“Shit我他妈当然是在开心啊Mark你是猪脑子吗!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跟她说了吗?约她出去了吗?她学什么?进展怎么样?”


Erica觉得自己初中时候看过的所有校园言情小说的剧情开始在她脑海里翻江倒海,不过套到Mark身上似乎有点不太对……


Mark看起来像瞬间被噎住了,或者是吞下了一颗超大号的水果硬糖。


“嗯……”他困惑的组织着语言,手指蜷缩起来,捏着红牛饮料罐的拉环。“Well.其实。是‘他’,不是‘她’。而且,我根本没有跟他讲过这事。”




Erica把手放了下来,盯着他。


噢。




“你又瞒着我?你怎么又瞒着我?Mark拜托我们是不是朋友?”


Erica觉得今天自己受到了多重暴击。她捋了捋头发,长叹一口气,试图让自己严重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


“我不是……”Mark张目结舌的看着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自己也不确定……”


Erica用“我早该知道”的表情瞪了他一眼。“什么时候的事?我是说,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


“……两个月前吧。”


Mark嘟囔着,垂下眼睛。她看得出来她的老朋友紧张得坐立不安,手上的小动作一刻不停,要么玩易拉罐,要么揪自己的袖子。


“是你同学?”


“Yeah.”


“呃,你们认识吗?我是说他认识你吗?”


Mark似乎被这个问题打击到了,他咬了一下舌头,往后靠到冷饮店的劣质沙发靠背上。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弥漫开。他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有点僵硬起来,Erica看着他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可能问到了什么致命的问题。


沉默像突如其来的黑夜一直压下来,压下来。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Erica。”




最终Mark开口说,低着头,手指在桌上焦躁的画圈。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Erica意识到,自己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竟然不是?)“他最好的朋友怎么不是我”这种操蛋的想法,而是,她突然间为Mark觉得有点难过。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


一点都不知道(not at all)。”


“oh.”


“Yeah.”




Mark看上去有点忧郁,是真的实实在在的忧郁,而这种表情几乎不在他脸上表现出来。至少Erica是从来没见过的。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好好的开导他而不是像大多数对待男性朋友比较不客气的女性一样表现得幸灾乐祸。


“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Mark苦恼的瞅着自己的手指。一群打扮时髦性感的女孩子嬉闹着跑进来,把他吓得哆嗦了一下,好像刚才他一直在睁着眼睛打盹似的。


“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问你的,Erica。”


虽然这句话的确有着“你看我觉得你很厉害所以我来向你寻求帮助”这种讨好性的意思,Erica还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她严肃的整理了一下思绪,深呼吸,打算第一步先把那些狗屁的言情小说从脑子里清出去。人生可不是小说,亲爱的,更何况这还是Mark Zuckerberg的人生。




“你应该告诉他,Mark。”最终她说,比她任何一次被叫到当着满教室同学做现场口头报告还要郑重和紧张。她直视老朋友的眼睛,注意到那两点蓝色湿漉漉的,如同浸过水的宝石。


“一旦你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的确喜欢他,那就告诉他,约他出去,把握每一次机会。”


“在开始之前你要问自己,你是否做好了准备面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你是否下定了决心,你的感情是否真实可靠。别管什么后果,先做了再说——因为,拜托Mark,你活到这么大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动过心对吧?”


Erica撑着下巴等待他的回答,然而对面的人却迟迟不发声。Mark像被钉在了原地,僵硬呆滞,两眼发怵,但她知道他脑内一定是思绪万千杂乱不清。




恋爱的感觉嘛。




而这里是春天的波士顿,年轻蓬勃的味道在每一处弥漫,在空气里流转,在光线里传递,在女孩子的裙摆褶皱之间短暂停留又匆匆荡走。每一个年轻人都在寻找一个可以相依相偎的人,一个肩膀,一双唇,一对眼睛,反正能给这个春天润润色上上光,都行。


Mark沉默着,把头从胸前抬起来,湿漉漉的眼睛从地板上移到了Erica面前,若有所思多于往常的咄咄逼人。是的他失神了,因为这些忠言这些劝告只能让他想起一个人,就像无数尘埃之中漂浮着一粒光,无论在哪里都能被他一眼看到。




“他的名字叫Eduardo Saverin.”像呓语一样的小小呢喃。


Erica没有听清,“什么?”


Mark深吸一口气,吞咽了一下,右手捏了捏红牛饮料罐的外壁,发出张牙舞爪的声音。


“我说,他的名字叫Eduardo Saverin,现在我要去找他了。”




很久以后的后来,在Erica向他吐槽自己当时看到他好久没反应时有多担心的时候,Mark犹豫了一下就告诉她自己当时脑内剧场的确很精彩。他满脑子都是第一次遇见Eduardo的时候,在大一新生的主题派对上他们匆忙的结识和紧接着的畅所欲言,他面前高个子的棕发青年笑起来眼睛仿佛会发光,又大又圆的瞳孔亮晶晶的像一颗榛仁巧克力,有香甜的蜂蜜光泽。他从来没有见过谁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然后你就……?义无反顾的一见钟情?”


“……我只是在想,那时候有灯光有音乐有酒,还有人跳舞,大概是最适合表白的场合。”




他们迅速的结了账出门,在门口Mark走得太匆忙差点撞翻端着一盘冰咖啡的服务生,自然他一点要道歉的意思都没有所以Erica硬着头皮代替他把胡搅蛮缠的服务生给安抚了下来。她再出去找他的时候却发现卷毛矮个子不见了踪影,只有零星几个闲得发毛的单身大学生在走来走去,马路对边两个年轻人在报刊亭后面躲躲闪闪的讲话,其中一个高一点儿的看起来有点焦虑,指手画脚的,另一个则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要么点头要么皱眉。


“Mark?”Erica往外走着,疑惑的喊了一声,下一秒就被什么人一把拽到旁边,吓得差点跳起来。Mark苍白着一张小尖脸,原来躲在冷饮店墙边角落里。


“哦上帝你在这儿干嘛呢?!吓死我了!”


Mark摇了摇头,嘘了一声。“小点声。”看起来他紧张得恨不得把手指塞进嘴里好克制住自己不要发出什么呻吟。


“?”Erica觉得很不适应现在这个大惊小怪神经兮兮的Mark,恋爱的人都这样吗?以前那个冷漠得看到谁都同一张冷淡脸的Mark哪儿去了?


他小幅度的向对面说着话的两个人指了一下,无奈的撇了撇嘴。


“Eduardo在那边。”




哇,这下子好玩了。




Erica努力使自己不要露出那种舒舒服服坐好准备看好戏的表情但是显然她失败了。“干嘛?临阵脱逃啊?”


Mark朝她翻了个白眼。“我跟他说了今天早上有课的,不能让他看见我在这里。”不然会被他骂死。


“所以呢?”


“所以你过去帮我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对了那个高一点的是他,另一个是我室友Dustin。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干嘛。”Mark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开免提。”


Erica只在心里很短暂的感叹了一下自己总是做跑腿儿的事,就很开心的过去了——听帅哥讲话总是惬意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帅哥还是你好损友的暗恋对象的时候。




高个子的Eduardo的确长得很好看。Erica装作不经意路过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他的眼睛,浓郁漂亮的巧克力色,不枉Mark为他献出初心。她靠在报刊亭前面,把手机握在手里,偷偷摸摸的探过去。


“……他甚至知道我换了多少个女友!”


“是啊而且你确实换过很多个女友啊。”


“Dustin。我真的会被逼疯的。”


“冷静点啦Edu你别这么焦虑啦,呃,我觉得Mark还是很好说话的……”


“You sure?”


“……嗯我觉得,他跟你不是聊得挺好的嘛。”


“但是他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


“也许……比那还要多一点吧。(Maybe,a little bit more than that.I guess.)”


“你怎么知道?”


“你要亲自去问他。你必须得去问他嘛。”


“怎么问?难道我要在他敲电脑的时候打断他跟他说,嗨Mark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想约你所以你能放下你那操蛋的电脑(goddamn computer)一天跟我出去吗??”


“……”


Dustin嘿嘿嘿干笑了两声。


“并没有哪里不对啊。”




但是Erica意识到了,哦上帝的胡子啊这很不对。


她咂了咂嘴,突然特别想看一看Mark脸上的表情。




“感觉怎么样?”她回去找到躲在墙后面不知所措的Mark,笑眯眯的问,这笑容里的确还是掺杂了或多或少吃瓜看戏的意味。而Mark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直盯着Eduardo站着的方向,脸上的表情混合了错愕和疑惑,还有一点莫名的……哦,不自然的害羞??


“开心吗?”


“……”Mark僵硬的吸了吸鼻子,移开了目光。


Erica看了一眼对面鬼鬼祟祟也在极力掩饰的两个人,欣慰的叹了口气。“大清早被你拖过来还是能碰上点好消息啊。”


“……”


“给点反应啊,而且你不要过去找他吗。”


“……”


“Hello?你激动傻了吗?”


“……我真的有经常玩电脑吗?”


“靠,你说呢。”


“不过Wardo在我旁边的时候我经常会分心是真的……”


“你叫他啥?”


“……不告诉你。只有我能叫。”




这一天的最后,Erica带着三分妈妈般的欣慰,三分爸爸般的审视,三分路人经过的冷漠和一分好友的祝福,站在店门口看着Mark驼着背抓着连帽衫下摆抖抖索索的走向马路对面的Eduardo,赶跑了站在一边被震惊淹没不知所措的Dustin,和最好的朋友兼暗恋对象正面对峙。今天早上刚被他叫出来时的恼怒似乎烟消云散了,大概是因为恋爱的气息太过浓郁足以净化人的心灵……


她整理了一下衣裙准备做一个祖国的好青年就此悄悄溜走,不经意瞥到Mark略微踮起脚尖的侧影,谁的手紧紧抓着他腰侧的衣服。换个角度走近了看,Erica赶紧探回了身长叹一声,感觉眼睛有点疼。


是时候给高中室友打电话了,她五味杂陈的想。




这里是春天的波士顿,人人都在行走,张望,停留,寻觅。年轻蓬勃的气息在每一处蔓延生长,能把你一秒拉进某个再也出不来的漩涡。


包括Erica在内的大多数年轻人都相信,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所以别吝啬了小姑娘们小伙子们,去找他(她)吧去找他(她)吧,说出来吧说出来吧,现在就说出来(speak it out now),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毕竟春天来了。唉。真好啊。




-FIN-








*好像挺少在文里看到Erica姑娘的,因为我真的超喜欢鲁妮小白兔啊啊——————你们来吃我安利她好帅好美演技好棒的————————【捧心】


*微博 @Half_ADb来找我玩呐qwqqqqqq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