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rdinary People

卡带:

Title: Ordinary People





Character Pairing:灵幻新隆×影山茂夫





Length:短篇












Ordinary People

平凡之人


1




那样不可思议的、强大的能力,你难道一点都不羡慕,一点都不嫉妒,甚至从来都没有一点心动过吗?


2




灵幻新隆可以渐渐察觉到,那种距离的变化。




是该说影山茂夫这个孩子渐渐和他拉近的距离,还是更恰当点,说是影山茂夫远远把他甩在身后的距离呢。




明明最开始的时候,还是个懵懂无知的、迷茫于自己能力的孩子,拥有浅显的恋爱烦恼和亲情问题,以及不通人情事理的个性。而现在已经变得可以教训大人了。




有时候他看着影山茂夫比自己低了许多却又坚定前进的背影,会无端生出一种无力感,以至于他想拉住他,叫他停一停,或者仅仅是走得慢一点。




但在他深刻意识到自己栓不住这个孩子向前的脚步时,他如鲠在喉。




“是我的过错吗?”


3




灵幻新隆一度以自己的脑子为豪,还是独自一人在相谈所工作时,他能用自己聪明的脑袋和能说会道的嘴应付完所有的委托。




他从不担心客人会不会怀疑他是否真的有灵力,毕竟凡是选择踏入这个“灵幻相谈所”,依靠他这个只有着“超能力新星”幌子的人解决问题的客人,已经打从心里相信他们遭遇的问题全都拜恶灵所赐了。




在和影山茂夫相遇前,连他自己都从未相信过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和恶灵。




对那时的灵幻新隆来说,除灵的艺术,不过是动用自己的小聪明让客人满意并奉上钱包,随之而来的名声同样是让他感到愉快的附带产品。




腰酸背痛的客户,就用按摩让对方满意;倒了霉运的客户,适当给他们心理安慰就能让他们开心;真的有那种怀疑房子闹鬼的客人,只要跟过去跑一趟撒撒盐做做样子,总能使他们绝大部分人乖乖掏钱。




你可以说他这种工作方法太过敷衍,服务态度太过消极,但那又怎么样呢?灵幻新隆一开始的时候,不是没有试过矫正人们试图将自己的过错都归咎给恶灵的心态,结果证明这种劝说的付出和回报根本不成正比。说白了到他这里的客人早已认定了自己糟糕生活的罪魁祸首,而他不过是用来给予他们认同的那一方。




既然再委婉好听的劝说都会被置若罔闻,还不如不去费那个劲,光说些好听的话,客人满意、自己也能拿到委托费,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本来就是本着诈骗的心态开的相谈所,一年到头倒也是物尽其用了。




拜开这个相谈所所赐,灵幻的按摩技术变得炉火纯青。但是,越来越容易应对过去的委托,也让他渐渐对自己一开始觉得“或许会有趣”的工作,失去了耐心和兴趣。








这里的工作也快到头了吧,不论是哪个职业我似乎都做不长,一年也可以算是个高记录了。灵幻新隆在想要关张的那个星期里常常这么想。





他没有改变想法,直到那天下午相谈所的门被敲响。








4




在名为“爪”的恐怖组织的支部里那次,灵幻知道了影山茂夫这个孩子也许会不自觉被卷入危险里。影山茂夫的能力非常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他作为一个在社会里生活的人时却显得那么弱小,所以灵幻在这之前从来没想到过影山茂夫会参与进这种程度的麻烦里。




在面对一大票超能力者时候,你恐惧吗?




也许会吧,不过,灵幻新隆一看到这些人的眼睛和他们透着悲惨的脸,就知道他们不过是一群令人怜悯的人。所以理所当然的,几句忽悠和威慑就能让这些人带着自己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关着那几个小朋友的房间,啊,这么说吧,总之就是影山茂夫一伙和那群人的头儿起冲突的地方,那个时候影山茂夫可谓是某种意义上陷入了不妙的境地。




看到龙套为了“保护同伴”和“不能用超能力攻击人”这两则选项而痛苦抉择时,灵幻新隆直观地发觉他对影山茂夫灌输的理念,竟然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他同时也深以为庆幸。




他觉得在那种时候他是有必要担起自己的责任的,于是他接下来做出的所有在他事后看来颇为大胆的行动,似乎都是顺理成章。




没必要做出选择,你可以逃跑的,龙套。








5




所以他都说过了,影山茂夫这个孩子成长得太快了。




灵幻偶尔想过也许是因为自己一成不变毫无进步可言,所以才会觉得影山茂夫成长得快得可怕。




或许他的成长速度在别人眼里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呢?




或许只是自己安于现状呢?




你周围的人都在大步向前,都在完善自己,都在变得更好。只有你,只有你乐得止步不前,灵幻新隆。




灵幻新隆之所以这么反思,是因为他对影山茂夫那天对他的坚决的反对猝不及防。




当他在那之后因为失误而站在成群的记者面前时,他面对着数不清的质问和争先恐后递来的话筒时,他开始深刻地反思自己。




他明白长久以来他对那个孩子的哄骗和掌握使他自己变得非常膨胀。




于是他稍微地回想了一下,当初是为什么才会继续这份烂透了的工作?




因为那个下午,这个彷徨的孩子敲开了灵幻相谈所的门。




因为那个下午,他透过影山茂夫回忆起自己最初的理想。




一定是因为思绪飘到太过久远的地方,所以他才会不明所以地对着直播镜头说出那种感叹吧。




你真的长大了,龙套。












6








第一次看着影山茂夫流露出如此强烈的不安和愤怒,大概就是他家被烧的精光那次。可恶,相谈所也被烧得很严重啊。




他觉得那个小小的老喜欢飘在影山茂夫身边的恶灵,那次倒应急得非常好,因为灵幻新隆可以想象影山茂夫在看到自己家成了那个样子后,又看到疑似自己被烧死的家人尸体时情绪失控的场面。




虽然谁都不能保证龙套的家人安然无恙,但灵幻还是非常认真地告诉他“我认为你的家人都没事”。看着听到这句话后就安心地昏倒在他怀里的影山茂夫,灵幻新隆深切感受到龙套心里对他的那份强烈的信任。




如果你的家人真的有事的话,那你就怨恨我吧,龙套。怨恨我这个辜负你信任的、只会说谎的大人。灵幻新隆微微攥紧影山茂夫的校服袖子,皱着眉头这么想着。




所幸后面证实了影山茂夫的父母的确安全,并之后也顺利和他的弟弟会合了,灵幻当时由衷地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那次事件已经完全超出所有人的掌握,谁也没办法预料事情的发展。龙套坚持一个人前往那个组织老大的所在地时,灵幻知道在场的不论是谁跟过去都会拖累龙套,包括此时似乎什么都做不了的他自己。




尽管这么清晰地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但他后来却进了那栋楼里。




我有时候也是个任性的人啊。灵幻新隆一边上楼一边这么想。




所以那个老大一言不发就出杀招的时候,灵幻的脑子里真的什么都没怎么想。




好像他当时潜意识里认定自己不会死一样。




事后他也反省了当时有些冲动的自己,却发现他这种不计后果的行为,根本上就是因为他自己也打从心底信赖着影山茂夫。




令他愈发惊讶的,是这种不知什么时候成型的、深厚又奇妙的信赖关系。








7




影山茂夫真的是个很努力的人,至少他从三年前到现在的努力,灵幻相谈所的主人灵幻新隆一直都看在眼里。




努力不伤害别人,努力变得更好,努力帮助能帮助的人。




你这个孩子,明明没怎么接受到过来自别人的爱,但是却能够付出这么多呢?




不像他,他不过是个疲于改变自己的大人。




他不过是个只知道贪婪索取的欺诈师。




他不过是一个什么超能力都没有的凡夫俗子。








8




那样不可思议的、强大的能力,你难道一点都不羡慕,一点都不嫉妒,甚至从来都没有一点心动过吗?




怎么可能。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我只是个平凡之人。












【End.】








有一些细节记不清了。虽说动画开播但是越来越忙几乎没时间上网,很可惜啊。





评论

热度(123)